─ 哀艷是青春。

關於部落格
---
傷春悲秋也不是辦法
  • 21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在那之後的一些小事。




說到三輯那首Bonus。

"我們唱同段副歌的那首?"頭往臂彎裡蹭了蹭,調整到熟悉的位置。
"在那之後啊,"當然知道是在哪之後,"那段就只讓我唱了。"


沒反應。


"哥知道那段歌詞中文意思麼?"

呀...舒服到睡著了?
懲罰性的揉亂那頭小羊毛。

小羊動了動,咕噥一聲,大概是ha ji ma。
想說些感性話卻倒像自討沒趣。.


手指挑了撮羊毛捲呀捲,哼著那熟悉的副歌,順便連歌詞都唱上了。


吸鼻子的聲音。


苦笑。"別哭啊,哥。"




就算別人說什麼  我也無所謂 
就算別人辱罵我  我的眼中只有你 
若有來生  我也只有你



應該這麼說,在那之後,我為你唱了,
崔始源為韓庚唱了。

跳針似的 on on only for you.




死都不想抬頭讓他看見自己涕泗橫流的模樣,只好把眼淚鼻涕什麼的通通的抹在崔始源的二頭肌上。


還真貪心啊,怎麼連下輩子都預約上了?

說出來聽在對方耳裡是操著濃濃鼻音的京片子像嬌嗔,他不要。




這點至關重要。
雙排釦大衣的唯一好處,就是,
在試著咬掉一顆又一顆煩人的鈕扣時傳來軟軟糯糯的ha ji ma。


























All most Paradise ~
我的人生永遠都在落後人家(哭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