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哀艷是青春。
關於部落格
---
傷春悲秋也不是辦法
  • 21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艋舺】暴風雨過後






你現在才知道他原來對你從來就不是單純的義氣.

沒有熟悉的體溫輾轉難眠, 你抱著吉他彈著屬於那種感覺的弦律.
那是愛情.




*

「知道回來了啊?」你抬著下巴斜睇著他, 雙手屌屌的插在喇叭褲兩旁的口袋裡.

你不可能伸出雙手給他一個歡迎回來的擁抱, 這樣太娘氣了, 你覺得.





*

「這件好看某?」李志龍得意的看著鏡中的自己, 顯然是等著接受必然的稱讚.
你笑了, 不知道是誰說要來幫你挑衣服卻自己先試了起來.
「不錯, 」你說。
  不滿意, 他瞇眼看向你.

你伸手幫他又扣上兩個扣子, 「這樣好.」

「靠.」他搥一下你的肩膀, 眼睛笑了瞇成一直線.
這感覺又回到從前。




*

李志龍不知道他這樣算不算在玩火,
但他卻著迷似的摸著他在你身上留下的印記,
他用刀子插入你身體的那些印記.

疤痕清晰。  喂, 你還要繼續跟我一起?   他問。

嗯, 一輩子.            你想講這句話很久了。




*

志龍很好奇和尚到底有沒有慾望, 對於他.
於是,

「喂!」他向他喊了一聲, 順便調整了一下躺臥的姿勢.

然後他看著何天佑眼裡的疑問漸漸變質.

自食惡果.





*

「嘶...痛...會痛啦, !」
李志龍沒想過寶斗里的女孩每天都得忍受這樣的痛苦.

「別催啊, 我不是正在做了嗎.」後方的男人愉悅的回答.

幹...幹你娘咧! 何天佑你最好再給我說一遍
志龍的眼神如是說。




*

何天佑不覺得蚊子傾心於他, 或許男人之間用傾心不太適當.

不過,

「欸, 和尚你最近有沒有看到蚊子啊?」他靠著你的背問。
「沒有, 他最近可能都跟陳警官混在一起了吧.」

陳警官是那個自稱從南區分局來的傢伙。

「欸那個警官會不會來抓我們啊?」李志龍思考了一下後, 問。
你看著他,

無言.
重點該擺在這邊嗎?




*

「幹!你細美共謀啦?」李志龍臉上一片薄紅.

「沒有人會逼人家說......」和尚話還沒說完, 李志龍就已經堵上來了.
但是你很快就搶回主控權了.




*

沒辦法, 人家是小公主嘛!
(淦這我亂加的
























                                                     這個是個策略。
                                                      讓軟整天不要打我(粥愚民)家瑪克罩的主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