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哀艷是青春。
關於部落格
---
傷春悲秋也不是辦法
  • 21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MJ同人】half-time















    燈光昏暗的斗室,你欣賞他那汗涔涔的上身。

跟你同色系的胸膛,一大片死白透著粉紅,像是活著的屍體。

吸血鬼嗎?你苦笑。    就某種方面來說,是的。
他用高亢陰柔的嗓音吸乾歌迷的熱情還有荷包
你也是受害者,你心想。

“來嘛......”他求歡時總是這樣甜甜柔柔的聲音。

跨坐在你身上,臉向下無邪的看著你。
捲長的黑髮披散在他的臉旁,在上一場表演就已濕透的襯衫大大敞開,有穿和沒穿其實沒有差別

你看了一眼不斐的腕表。

“你下一場表演十五分鐘後開始”
他總會埋怨你的惜字如金。
而你知道你只是習慣把廢話省下來,仔細欣賞他──在別人眼中刻壞的希臘神像,你的維納斯
把時間用在有價值的事物上,這是你叱吒商場第一鐵律。

“一下下就好嘛......”他噘起嘴的表情讓你莞爾。
你會快點用嘴堵住他那張可能還會繼續抱怨下去的唇。

四片唇瓣、兩片舌,像蛇交配一樣妖冶的交纏。
他溢出的喘息輕易撩撥起人的性慾。你該慶幸你的自制力真他媽的強。

    一個吻後,他仍不知饜足的舔了舔被吻腫的紅唇。
腰肢輕輕擺動、摩擦著你的下腹。像火一樣燃燒。

“只剩十二分鐘了,”你猜他一定在心中偷偷罵你是頭不解風情的豬。
“但要是我幫你應該就夠。”所以你隨後補上這句。
他輕捶你一下,不過一口白牙笑開了。

你探進他下一場表演用的黑色長褲裡。越快結束越好。

他攀著你呻吟,汗都滴到你臉上,而你嗅著他頸窩,同時手還要為他服務。

剩六分鐘。 你就知道時間綽綽有餘。

你仔細幫他清潔,儘管髒的是你的亞曼尼西裝。
他像無尾熊一樣掛在你身上,呼出的熱氣輕灑你耳邊。

“四分鐘,該準備一下了”你卻必須冷靜的提醒他。
像死了一樣,趴在你肩膀上,一動也不動

“別撒嬌了”你輕推了他一把。
幸好他看不到你的表情。不然他就有理由死賴著不走。

溫順的從你身上下來,吸一吸鼻子,用極不相稱的開朗嗓音問你
“表演成功有沒有獎勵?”

“棒棒糖?”

他用力點一點頭 “我要巧克力口味的,整桶的那種喔”

你對他微笑。

那得去買四桶,這樣巧克力口味加起來才滿一桶
那些孤兒一定好奇為什麼明明寫著四合一綜合口味的棒棒糖桶總是少一種口味?
而拿到只有一種口味的人會天真的以為真的有單一口味的棒棒糖桶。

該死的狡詐棒棒糖商人。
或許他該考慮開間巧克力棒棒糖工廠?

嗯,或許,或許有必要這樣做。

他知道你決不食言。
眷戀的看你一眼後,便戴上那只銀白色的單邊手套,向舞台奔去。

你本想提醒他 等一下別腿軟了喔 
你懂的 畢竟剛發洩完後。

你質疑這個問題有沒有被提問的必要。

世界上最會跳舞的人,腿力和腰力應該不差才對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